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勇利中心】《Desperado》-01&02

*维勇主cp,但因为是勇利中心,老维不会长时间出场

*年龄操作是老维大了勇利十岁,勇利和小毛、披集只差一岁

*基本上是为了满足我的少女情怀

*看完《坂道上的阿波罗》之后,也想写跟爵士有关的事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看下去吧。招待不周,请多包涵。

(一)

  

  记忆是有名字的礼物。每隔一段时间,你才能给记忆起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你越长大,就越来越善于这个。

  

  胜生勇利把自己到那个节点之前的人生命名为“猜”。

  

  他从小就很安静。大了他八岁的姐姐真利那时在别的城市念中学,本来就比较少回家,每次回来都还会和父亲吵架。父亲指责女儿打扮的太廉价,殊不知他的语气和眼神有多伤害女孩的心。这种时候勇利总是独自在房间里趴在窗台上看;然后过不了一会儿,就能看到姐姐在街灯下形单影只的样子。勇利总想叫一声姐姐,但总是因为不知所措而住嘴。他尽管看在眼里却不曾过问,而真利姐吵归吵闹归闹,第二天还是规规矩矩地穿着和服,任由母亲把她的头发扎成发髻、戴上钗子。搬家后,真利的心情一直不好,她想念她最好的朋友桃子;后来勇利知道了桃子其实是真利中学养在学校的一只兔子,勇利还笑过真利的朋友是兔子。但那次,妈妈第一次对他发了火。事后妈妈告诉他,你不该这样,不应该伤害亲近的人、爱你的人。那一次真利和勇利都哭了,尽管勇利搞不明白为什么,但他的确再也没说过“女孩子”和“兔子”的笑话了。

  

  一直到上高中勇利都不觉得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当然如果别的同学能看一看勇利脑袋里的臆想就会明白他着实是个怪胎。他把自己的背景隐藏的很好,大多数同学和老师会被他安静、平凡的外表所欺骗。要说熟悉他的人,除了他的钢琴老师美奈子,就只有高了他两级的优子。美奈子老师是母亲的朋友,她喜欢看北野武的电影,听爵士乐,开了一家卖乐器和唱片的店。在她家的地下室有小小的吧台、台球桌、放映机和红木钢琴,勇利喜欢抚摸那木头的纹路,觉得就跟溪水一样滑溜溜的。而优子是和勇利一起学习跳舞的学姐,她很疼爱这少有的小学弟,勇利多少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点姐姐的感觉。

  

  勇利的乖宝宝形象维持到了17岁。那天下午他在美奈子老师的地下室的吧台上看到了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压在Art Blakey的唱片之下。他好奇地翻了几页,对其中的男欢女爱充满了好奇。一如既往,他又不像美奈子老师问,只是瞎猜着蹬着单车去图书馆找寻这本《夜色温柔》。然而半个下午过去了,他依旧找寻无果;他从梯子上下来时正是夕阳正好的时候,然后他走回自己的座位,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正坐在那个位置,撑着脸轻微地打着盹,手中的书页还摊开着。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维克托是个无神论者,考虑到他同时是个俄罗斯人还是个同性恋的情况下这倒也合理。他大了勇利十岁,比17岁的勇利高很多,有着修长、指骨性感的双手,在钢琴上可以摁十一度,拨弄吉他时双手从不会着急;他看似对穿着不甚在意,但对细节又会略显苛刻。他就像三岛由纪夫喜欢的那种矛盾男人一样,但那矛盾又让他看着优雅和迷人。作为医生的维克托在各个遥远又落后的国家做着医务旅行,而这回到日本则是休假。那天下午在图书馆被勇利推醒后,维克托一度以为勇利脾气很大,故而最开始对他说话总是客客气气的。

  

  被惊醒的维克托眨了眨眼睛才看清楚勇利,勇利只是一如既往的冷着脸,实则在内心慌乱地组织着语言。维克托却是自然地站起身来,用带着口音的日语说了“对不起”。他拿着的那本书,勇利注意到是《夜色温柔》。尽管没想好说什么,他还是指着那本书支支吾吾地说:

  

  “呃,这本书...”

  

  “恩?Tender is the night?你需要吗?”

  

  勇利点了点头。

  

  “emm...没问题,给你吧。只是这是纯英文的哟。”

  

  “那算了,那样我就没法快点看完了。”

  

  “为什么?”维克托不解地歪歪头,手仍保持着递出的姿势。“书不就应该是慢慢看的吗?读的太快了,你忘记的也会多。”

  

  他说话说的很慢,也许是为了让勇利能听懂他说的每一个字。但他认真的模样却让勇利鬼使神差地觉得有道理,那伸出的手臂活像是邀请他一样。

  

  那个下午,勇利缓慢地读完了前两章。读到不懂的词句时他就拿给维克托看,维克托就告诉他通俗地讲是什么意思。维克托会说一点日文,再加上原本就对《夜色温柔》的内容了解颇深,他能恰到好处地让勇利明白又不至于透露出后来的内容。勇利读着书,但心思已经完全不在书上了。

  

  (二)

  

  一连几天,勇利都在图书馆里和维克托相见,一起读完了《夜色温柔》。勇利在笔记本上写下故事的大概和他从维克托口中得知的关于菲茨杰拉德轶事趣闻。出了图书馆,勇利马上就去书店买了一本《夜色温柔》的译文版。维克托笑着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想证实他知道的是不是真的以及维克托有没有糊弄他。维克托听了,居然一点都不感觉冒犯,还爽朗地大笑,把勇利拉进怀里,揉他的头发。勇利长那么大,还没跟谁那么亲近过,不仅羞红了耳朵根,还变得更加紧绷起来。

  

  而没几天,勇利又在美奈子老师家的地下室遇见维克托时,他觉得要窒息了。

  

  维克托倒是十分开心,他告诉勇利他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这个“可爱的小店”,他住的酒店式公寓就在半条街之外。他在店里一眼相中了菲尔·伍兹的黑胶唱片,又与美奈子老师一拍即合地合奏了一首《Body and soul》,吸引了整条街的阿姨来围观。自那以后维克托就成了店里的常客,只不过地点从店内移到了地下室。

  

  “你真是让我吃惊的天才。”勇利在地下室里直接就跟维克托说了。那时维克托正跨坐在勇利喜欢的红木钢琴前,身子前倾只用右手弹奏着一段旋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了不熟悉的语言说话,勇利在维克托面前虽说话不多却都发自内心。

  

  “哈,钢琴是我小时候我父亲逼着我学的——我坐着弹,脚底还得踩着脚凳才能坐上去;他就站在我后面举着手杖,只要弹错一点就来一下子。但现在我还是得感谢他逼我,这让我的生活有乐趣了很多!”

  

  勇利背着美奈子老师跟着维克托弹了这首曲子,那是亚特布兰基的Moanin’。第一弹爵士钢琴曲,勇利既猜不准节拍也跟不上速度;不爱开口的勇利只好在家里、在地下室埋头练着.......一直到美奈子老师有一天突然对他说:

  

  “爵士最重要的是摇摆感,勇利你这么规规矩矩地不行。以及,不要太迷恋那个男人!”

  

  勇利正在关钢琴盖的手险些就把自己手指给砸了。他抬起头一脸震惊地想反驳,但美奈子老师的话又让他找不到说法。

  

  “你这段日子练琴比过去勤奋多了,又弹得是Moanin,你还记得我也是亚特布兰基的粉丝吧?如果不是因为我,那就是因为维克托了。”

  

  勇利说:“可是...为什么美奈子老师要我别...崇拜维克托呢?”

  

  “如果是崇拜那我到放心了,希望是的。”美奈子说着拨了一下头发。“那个男人,是个Desperado啊!”

  

  “什么意思?”

  

  “亡命之徒,他很喜欢这首歌,自嘲式的喜欢;你如果听他弹奏匹克吉他,他一定会跟你讲的。不过你如果迷恋他我也不会奇怪!他那张脸、那个风度、那个经验、出手也阔绰、个性又豪放,女人想不喜欢都难!”

  

  “...呃,听起来美奈子老师挺喜欢他的?”

  

  “如果他不是个同性恋的话,我也许真的会爱上他。”

  

  “什么?!”勇利惊讶地喊到。

  

  虽说他觉得维克托如此优秀却没有一两个佳人陪伴在身边是很奇怪,但没想到原因是这样的。

  

  “所以我有点担心你,那个男人很有吸引力对吧?”美奈子老师说着就笑了起来,她重新抬起琴盖。“来,我为你唱一支爵士!”

  

  美奈子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双手在琴键上轻快地跃动起来,那是勇利相当熟悉的曲子:

  

  He's a tramp,But they love him

  

  他是个浪子,但人们爱他

  

  Breaks a new heart,every day

  

  每天伤着别人的心,日复一日

  

  He's a tramp,

  

  他是个浪子

  

  They adore him,

  

  但人们欣赏他

  

  Yes, even I have got it pretty bad

  

  即使是我也深受其伤

  

  You can never tell when he'll show up

  

  你永远不知道他何时出现

  

  He gives you plenty of trouble

  

  他给你带来一大堆问题

  

  I quess he's just a no-count pup

  

  我想他也是招架不住吧

  

  But I wish that he were double

  

  但我仍希望他永葆风格

  

  He's a tramp , He's a rover

  

  他是个浪子,一个游戏家

  

  And there's nothing more to say

  

  你无需用别的形容他

  

  If he's a tramp, he's a good one

  

  就算他是个浪子,他也是个好汉

  

  And i wish that I could travel his way

  

  而我也希望能像他一样

  

  这是勇利很小就听过的歌,无论听多少遍他总会听得入迷。美奈子老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他一人在地下室。勇利憧憬地目送她离开,但打开谱架,依旧弹奏着那一首《呻吟》。

  

  也许他现在还没意识到,但对他来说,迷上维克托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moanin'》试听,这里选用只有钢琴和爵士鼓的版本

http://music.163.com/#/song?id=1549274

 *《He is a Tramp》是来自迪士尼动画《小姐与流浪汉》里的peggy的一段插入曲,这里选用Liza的钢琴伴唱版。

http://music.163.com/#/song?id=16590032


Desperado也非常好听哦,你们信我!


评论(1)
热度(36)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