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Racing -20(全文完)

嗯。谢谢支持。请给我们评论、推荐和红心,谁知道有没有下一次。

劣根°:

  ☀和基友 @渔樵采风 的联文,光掰设定都掰了两三个小时系列。


  ☀原著向,四年之后,NTR预警,有R18以及强上情节。


  ☀维❤勇原配,尤里→勇利


  ☀角色理解仁见仁智见智,不接受撕逼












   尤里不见了。



  


  


  看着米拉发过来的消息,正在英国康沃尔的勇利显得有一些坐立不安。尤里到底去了哪里?在对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孩子突然失去了掌控,这让拥有着责任心的他感到非常难受。作为助教的他,居然没有先于所有人一步察觉到自己运动员的情绪变化,他感觉自己失了职。


  


  而这份不安在穿着白西装的维克托推门进来的时候达到了极点。


  


  “勇利,准备好了吗?”


  


  对方露出了一个完美自信的笑容,一如当初猝不及防闯入胜生乌托邦,在浴池里站起着说要让勇利成为大奖赛冠军的时候一样。


  


  那个时候,属于他们的故事就开始了。


  


  ——


  


  “今天,可是我们的婚礼哦。”




  


  


  勇利失去了和尤里泡吧醉酒之后的记忆。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自己和维克托共枕多年的床上,抬眼是熟悉的洛可可式风格的天花板,旁边的男人发觉自己醒了就凑了过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湿乎乎的吻,勇利红着脸不太情愿。


  


  “别别别,维坚卡,我还没刷牙。”


  


  “勇利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可爱。”


  


  毛绒绒的银色脑袋在勇利的颈窝里蹭来蹭去,身上并没有想象之中刺鼻的酒气。肯定有谁帮他清理过了,而这个人不出意外就是他的恋人——维克托。


  


  轻轻地搂住了自己爱着的这名男人,而随着侧身的动作他觉得自己身上带着熟悉的酸疼。


  


  这让他的脸更红了。


  


  “维坚卡我——”


  


  对方却只奉上了一个更深入更绵长的吻。通过连接的部位勇利都感觉到了某种不知名的焦急,压得他快要沉不住气来。他试图推拒身上的这个男人——一般他很容易就能做到——但是这一次,对方却是死心眼地按着他,拼命地接吻,带着无法言说的东西想让身下的人溺毙其中才好。


  


  良久,唇分。维克托终于肯撑起自己的上身放过自己的恋人。勇利两腮正翻着不正常的红晕,小口喘着气,因为这个吻太长中途没有来得及换气。他的恋人在这种事情上不管教多少次都注定不是个好学生,不顾他也很喜欢对方的这一点就是了。


  


  “怎怎怎么了?”


  


  “马上就要结婚了,亲爱的,我有点紧张。”


  


  “啊,其实我也有点儿紧张。”


  


  维克托没有接话,骨节分明的手指抚过自己恋人被自己濡湿的唇,展颜一笑,又深深地埋进了勇利的颈窝——


  


  这个男人,是他的。




  


  


  真正的婚礼约定好了在圣彼得堡举办一次,再回勇利的家乡长谷津举办一次,这趟英国之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领结婚证,所以两人挑选了一个靠海边的教堂,一切仪式从简。


  


  维克托一身白西装衬得其更加耀眼,而包裹在黑西装里的勇利也被化妆师打扮得极为帅气,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那一刻维克托仿佛觉得他再次见到了那个在温泉旅馆里一心一意寻找着自己的Eros开关的青年。


  


  而他,也正是被那样的青年所吸引至今。但有一件事情无论他如何带着美化滤镜去看自己的爱人,他都不得不承认勇利身上的光芒在变黯淡,这个已经退役两年、即使能勉强维持在冰场、却无法再站上赛场的青年在逐渐的失去其锋芒。


  


  “维克托?”勇利喃喃叫了一声,因为维克托一只手轻轻托起了他的下巴。


  


  但也没什么不好——


  


  “诶诶诶?”直接被自己的爱人一把揽住的勇利羞红了脸。虽然已经熟悉了爱人比较开放的表达方式,但是在今天这样的特殊的日子里他又变得像个刚恋爱的小姑娘似的,因为对方的一举一动而脸红心跳,两人交握的手指上金色的对戒在阳光下交相辉映。


  


  这一刻他们等了太久太久。从四年前的巴塞罗那到今天,戒指的颜色都有一些黯淡,但两人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本来约定好在勇利拿到金牌就结婚,却因为接来的比赛和备战而没了时间,等到勇利终于退役却也伴随着身体的伤痛,维克托当然不会逼他。


  


  终于,终于等到了今天。


  


  这个人的光只要照亮自己就好了。维克托心想。


  


  而且,就算光芒消失也没关系,这次由他从青年身上获得的光来照亮对方了。


  




  


  但是这束光从什么时候开始也照亮了别人呢——


  


  “维克托,对不起,我还是放心不下,请再等等我好吗?”


  


  抛下了自己爱慕多年的结婚对象,在这最后神圣的时刻,一向表现温糯的东方男子却忽的强硬起来。


  


  维克托眯着眼看着那个在丢下这句话之后,将神父和自己抛诸脑后的勇利,握着自己两年前就准备好的婚戒,不语。


  


  “这是......”


  


  他们之间只用一个眼神就能明白的事情在外人眼中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教堂的神父一脸惊讶地看着新人中的一人头也不会地离开了教堂,只有询问着剩下的男人。


  


  “啊啊啊——”一把将系到顶的领带扯松,维克托一屁股坐在教堂的长凳上,手搭着扶手扶额。


  


  “是逃婚哦?”


  


  “???”




  


  


  “呼呼——”


  


  勇利坐在出租车上大口地喘着气,用不太熟练的英文向司机说明自己想要去距离最近的机场,手上也忙不迭地给米拉打电话。


  


  ——自己这样真的好吗?


  


  勇利从听到尤里失踪的消息那一刻起就在脑子里问自己。


  


  ——自己能在知道尤里失踪的消息之后安心完成婚礼吗?


  


  不可能的。


  


  一个声音在勇利的心里小声说着。


  


  早该发现了。


  


  每次在维克托不在的时候到家若有若无粘在自己的身上的眼神,每次自己在所有人离开冰场之后一个人练习时候在紧急出口晃动的人影,SP之后的欲言又止......


  


  尤里一定一定有什么话想要跟他说。


  


  而在顺应了自己的想法去追尤里的时候,另一个想法又占据了他的脑子。


  


  ——自己这样做了对维克托又是多么的不公平呢?


  


  ——在这样重要的日子却要抛下维克托不管吗?


  


  思及至此,他除了期望米拉快一点接他电话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一定要在所有的事情之后结束了赶紧回去。


  


  维克托,等我!




  


  


  “嘛~”翘了个二郎腿,维克托不顾形象地仰躺在上,冲神父眨眨眼。


  


  “他还有一定要做的事情。”


  


  银发的男人翘着腿,笑得飞扬恣肆,带着无人理解的自信。


  


  “他会回来的。”




  


  


  “嗯?”


  


  正在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哼歌的米拉停止了动作,侧耳听了一下,确认确实是自己的铃声在想,连忙去叫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尤里,去帮我把手机拿过来一下!”


  


  “哈?”


  


  正在刷推特的尤里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表情非常的不耐烦,一边吼着“不要瞎使唤我啊老太婆!”但是手上还是顺从地去米拉的房间里拿起了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


  


  在响铃时候手机屏幕被自动唤醒,理所当然地他看见了闪烁其上的“胜生勇利”的名字。


  


  打电话来做什么?他不应该在结婚么?


  


  心情复杂。


  


  不过都与他无关了。


  


  在对喜欢的人做出了那般背德的举动之后,不知道该做何感想的他只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却发现自己身边早就处处是那个人的影子。


  


  已经逃不开了,这段无处安放的感情。


  


  如果说之前的尤里觉得自己像一个不断膨胀濒临爆破点的气球,但是在做出那样的举动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如碎片一般、像垃圾一样。


  


  ——尤里·普里赛提到底为什么会对胜生做出那样的事?


  


  他不知道。


  


  又或者说是对那个人思慕太久,渴望太久,以至于这件事情都成为了潜意识中的本能。无论怎么样的场合只要那个人一出现就能捕捉到对方,假装离开冰场却又偷偷返回看着勇利练习一辈子无法表演的节目......




  


  


  “老太婆,电话。”


  


  尤里举着手机递给背对着自己做饭的米拉。


  


  “是谁的电话?”没有想到对方根本都没有回头看他,只是一心在做着料理,甚至还颇有闲心地给自己盛了一碟汤尝了一口,把碟子向后一伸给了尤里:“你要不要来点?”


  


  “不要,是胜生勇利的电话。”


  


  “哦好吧。”米拉耸耸肩,将碟子里的汤仰着脖子一饮而尽,豪爽地像个男人,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将尤里轰了个外焦里嫩,“你接吧,他是来找你的。”


  


  “哈????”


  


  心中有一块地方咯噔一下,不知道应该是恐惧、害怕、恶心的情感上涌让他觉得自己的胃部都在翻搅。背德的事情被发现的那种羞耻和难堪感觉牢牢地盘旋于他的脑中,会不会被勇利讨厌又或者说是对方是专程来骂自己的被喜欢的人讨厌的恐惧,甚至到最后还带着一种被尤里自己强行压抑着的窃喜。


  


  他终于知道了——


  


  不、不行!这是不行的!


  


  “我跟那个日本的Yuri说了你不见了的事。”


  


  米拉的解释让尤里一瞬间炸毛了起来,几乎是大吼道:“什么鬼?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你为什么要告诉他那种事?他今天可是要结婚的啊!”


  


  “你以为你这样胜生勇利和维克托能好好的结婚吗?”米拉完全没有受到尤里激动的情绪的影响,她只是诚实地想帮她的朋友一把。


  


  “好好的来个了结吧。”




  


  


  几乎是颤抖的,尤里接通了电话,而对方几乎是等了很久,一发现电话被接通就迫不及待地就开了口。


  


  “喂,米拉,麻烦告诉我一下你找了哪几个位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尤里奥不见的?你跟其他的人说了没有?他爷爷那边有消息吗?雅科夫那边呢?会不会是在海边飚车,就是在那一带——”


  


  熟悉的声音此时正带着他不熟悉的语气如炮弹一般向他发出询问,全部都是关于他的事情,这和他想象中的谩骂不同,甚至还有些眼角发酸,等他终于舍得去打断对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嘶哑。


  


  “喂。”


  


  双方就沉默了。


  


  当勇利一开口的时候,尤里心中隐藏的那一丝窃喜就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觉得自己面对着这个单纯地担心自己的、即使是在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他的男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太恶心了,简直就像是恩将仇报一样。


  


  “对不起我——”


  


  忽的,他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一声抽噎,紧接着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测一样,吸鼻子的声音还有男人哭泣的呜呜声从听筒的那段真真实实地传达到了尤里这里。从最开始的抽泣到后来的嚎啕大哭,还伴随有英国司机不明所以的安慰和抽纸声,他听见男人哑着嗓子要司机将车停靠到路边,他几乎都能想象男人一边流泪一边流鼻涕的样子,一定蠢透了。


  


  “不要不声不响玩失踪!我会很担心的!维克托也是!”


  


  尤里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但他发现这个简单的动作现在做起来也是艰难异常。他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因为他觉得尤里·普里赛提可能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胜生勇利的生活之中——但是维克托才不会担心他,对方一定是想把他千刀万剐然后丢到海里喂北极熊才好。


  


  “对不起。”


  


  再骄傲的灵魂面对着时刻关注和担忧自己的人也会低头。


  


  “那天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勇利就问出了口。因为尤里这样不明不白的失踪前后的时间点未免太巧了一点,他敢肯定自己醉酒之后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尤里选择沉默。


  


  “尤里奥,你说话,我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


  


  这到底是多么愚蠢的一个人才会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尤里觉得自己都快被勇利的行为给逗笑了,不知道他说勇利强上了自己对方会不会真的负责?


  


  但是,这样是不行的。


  


  “你什么都没有做。”尤里觉得一旦自己这么想了之后整个人都轻快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甚至有体力再去滑一个大奖赛。


  


  “那你为什么——”


  


  有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忽的在尤里的面前闪过,但是画面都非常的凌乱、灯光也非常的黯淡,他实在是辨别不清那些到底是什么。


  


  这边的尤里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心中有一阵感情催促着他把一直憋着的那句话说完:“喂,猪,我现在说的话很重要,你给我听好了。”




  


  


  ——念出我的名字!猪!我是谁?


  


  有什么人在用同样的语气向他大声命令着。


  


  ——那我就告诉你!


  


  带着同样的急切里面包含的却是不同的感情。




  


  


  ——尤里·普里塞提爱胜生勇利!




  


  


  “尤里·普里塞提爱胜生勇利!”


  


  记忆中的声音和回响在耳畔的声音重合,有什么东西黏在了一起,还原出了事情最本真的样子。


  


  “要和维克托好好在一起啊!新婚快乐!”




  


  


  而康沃尔某个正在临海的大教堂里坐着的维克托正在把玩着的手机里,一条短信静静地躺在里面。


  


  『圣彼得堡维柯斯基酒店,房号4013。


  


    我不会道歉的。


  


    我爱他。』


  








  -FIN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我去准备考试了再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18-6.7!感谢你们陪伴着这篇文还有文中的小毛长大!!!!!


  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


   @渔樵采风 渔樵太太说她会另开一个结局,不过她最近在忙四级考试,所以可能会晚一点放出,不过只是在网路上面哦,本子里面收录的还是我这个结局。




  本子应该是七月中旬开始预售!  


  谢谢你们!!!!!


  当然,最最感谢的人是我的基友!!!我爱渔樵太太一辈子嗷嗷嗷嗷嗷嗷嗷!!!!!!!【尖叫】渔樵太太开了新坑,缓慢连载,大家请积极地去催催她!不过她这个人很没有良心而且忘性很大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多催她她才会想起来填坑!

评论(1)
热度(42)
  1. 渔樵于江渚之上劣根° 转载了此文字
    嗯。谢谢支持。请给我们评论、推荐和红心,谁知道有没有下一次。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