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飚车-02(联文)

说到做到,单先放一部分吧

 @劣根° 


       那是一段被保存的很好的记忆,就像小时候存在棕色的毛玻璃瓶里的蜜糖一样有棱有角,因为时间变得褪色却鲜明如昔。尤里自己说不清楚三年前为什么他会那样,毕竟青少年变起来都是一两年的事情。

     “熬过青春期的阵痛,你就是个男人了。”维克托笑嘻嘻地说着,他还穿着深色风衣,围巾严密地包裹起他细长的脖子,一看就是回来拿个东西。他们处于圣彼得堡训练场的健身房,维克托是他现在的教练,至少头衔上是的。因为,现实就是陪着他训练的是身后的胜生勇利、帮他压腿的是胜生勇利、一天到晚都在训练场他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是胜生勇利。

     维克托身上带着一些风雪的气息,他突然靠的很近。这不奇怪,尤里在做热身训练,正费力地往前压着腿,胜生勇利跪在他身后把他往下压,维克托半跪在地,与勇利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难怪他的味道那么明显。

      尤里听着他们之间的呢喃。

“   你今晚想不想回来,吃个晚饭什么的?”

   “我想亲爱的,但今天出通告,还有冰协的晚餐会。”

   “哦,好吧。大明星。”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说着,维克托又蹭了蹭勇利的鼻尖。

      尤里没有抬起身来半分,一方面胜生勇利在这个时候手上的力道也没松,另一方面他觉得他一旦抬起身来,也许会做出一些不太好的事。

(一)

      两年前,他的身体仍处于雌雄莫辩的少年阶段,他和胜生勇利两个人在健身房里一起训练,也是他帮自己压腿。顺利压下去的同时,他听见东方男人小声地惊呼:“哇!十七岁的韧带真是不得了!”

那当然。尤里自豪地笑了,并且一会儿后在冰场上毫不含糊地给胜生勇利展示了一个干净利索的提刀燕式。他还能“啪”的一下就把右腿举过头顶,在平地上做一个贝尔曼的姿势。当时胜生勇利的眼光里掩饰不住的惊艳,那眼神让尤里感觉好的不得了。他甚至有些得意地嘲笑了勇利滑了那么多年冰却只跳成功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

但当他过了一会儿开始替勇利压腿时他才意识到这并不好笑。胜生勇利的腿型不像欧洲人那样修长笔直,膝盖处已经因为长年的练习开始鼓胀,他甚至听得见骨节扭转的声音···种种迹象表明,胜生勇利的身体已经不再处于巅峰了。

所以当胜生勇利终于从冰面上坠落,并且再也回不去的时候,尤里甚至颇有一种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感触。那时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胜生勇利在加拿大参加四大洲大赛,还算顺利地最后一个滑自由滑。开始时都很正常,那是一首安静的、压抑的伦巴舞曲,伴随着鼓点、提琴和钢琴藕断丝连似的牵扯着,他穿着半燕尾服式的考斯腾,看上去像个风月人物,动作说不出来的暧昧。

那一次胜生勇利的眼神从未如此引人注目,又因为其中有不少下腰的动作,眼睫毛扑闪扑闪的,时不时就变得像黑色的凤尾蝶一样魅惑。那一年的主题是“告白”,而他的舞步极尽缠绵,就好像隔空与某个人跳着最后一支舞一样,拼尽全力地挽留,又不禁沉沦在最后一次的美好中。这支舞的编排里,四周跳有三个,一个带4T的组合跳在前半;一个4F放在了刚刚进入后半,也就是萨克斯声加入进曲子的时候;还有一个4S放在节目末尾。

而进入后半的4F,在电视转播时,尤里清楚地看到胜生勇利的右腿膝盖在点冰时以一种极不自然的角度弯曲了起来,而那一瞬间勇利的脸变得煞白,膝盖颤抖了两下终于还是跪在地上;角落里的维克托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甚至开始挥手要求暂停,而解说也吓得停在那里。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谁都不知道勇利伤成什么样···

但没给他们所有人太多反应时间,胜生勇利左腿在冰上划了一道完美的圆弧就站起来继续他的下一个动作——他一只手高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扶住刀尖,在似乎变暗的灯光下旋转着,眼神里的痛苦如此真实地流露出来;但在最后告别的时刻,他眼角泛红却微笑着看向那个他每次都作为收尾时的方向,似乎就在说——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最后的4S没有跳,他的4F失败了。尽管他的步伐和表演都无懈可击,后者甚至可能是花滑界里新的里程碑,但他没有站上台,只是取得了第四名。当他从场上下来时,几乎是摔进维克托的怀里。维克托抱起他的腿,之后就再也没松开;他们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消失在了赛场出口处。在之后尤里再在媒体上看到他们,就是关于胜生勇利因伤退役的新闻满天飞的时候了。

他们的结局也许都是如此,在冰面上拼搏到最后一刻,直到伤病和死亡带走他们。不管怎样这总比在巴塞罗那结束要好得多,尤里这么想。在那件事里,维克托似乎成了最崩溃的那个。这很奇怪,维克托过去不是这么患得患失的人,但胜生勇利,搞不好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尤里还记得那时的病房。他提着一袋皮罗什基在病房前,悄无声息地推开门,只看到维克托把头埋在胜生勇利怀里,勇利闭着眼,轻柔地吻着维克托的脖颈。整个场景就像爱德华蒙克的那副《吸血鬼》,只不过变得更加灰暗。

仔细一想,也许胜生勇利对他们来说,就是吸血鬼一样的存在——给他们爱,也给他们痛。



*勇利FS音乐是梅林茂的《2046伦巴版本》,《yuri on ice》作者的老爹。

勇利摔跤FS音乐

http://music.163.com/#/song?id=1944469

*爱德华蒙克的《吸血鬼》别名是《爱与痛》



评论(3)
热度(101)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