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飙车05联文

奇怪我写了什么吗?为什么屏蔽我? @劣根° 

(五)

  

  有一个说法叫秘密使人强大,基本上能概括尤里这爬摸滚打的十九岁。他心中许多的秘密中较为幼稚的一个就是,在巴塞罗那之后,维克托复出那一年他没能击败他;第二年的大奖赛则是胜生勇利拿到了金牌·······在之后这两人都退役了。那个时候尤里才深深体会到了时间的差异,足够他与他们拉开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今后无论尤里普利塞提取的多大的成就,他也只会被认作维克托的接班人,而不是击败维克托的人。勇利听了后就笑他何必那么较真,为什么不想想以后将成为他的天下的现状呢?

  

  而另一个可以说最为阴暗的秘密······尤里沉下眼睛,看着他面前专心为他磨冰刀的胜生勇利的侧脸。他正把右腿抬高,压在冰场护栏上,勇利侧过身来替他细细地磨着。

  

  胜生勇利仍然不知道尤里每天都会偷看他滑冰。

  

  最近胜生勇利在反复地听一首弗拉明戈,随着他的腿受伤后,他在手上动作下的功夫多了些,看上去有很多花样。

  

  在马上要进入四月的时候,尤里正在房间纠结着叫什么外卖,外面正在下雨,让刚刚转暖的天气又阴冷起来。这时胜生勇利给他打来电话:

  

  “嗨,尤里奥!我们今晚,呃,正准备吃火锅呢!日式火锅,你应该会喜欢的。可以的话请过来吧!”

  

  尤里听了立刻赶到暖暖的,不是心是胃,那里正渴望着什么暖呼呼的汤汁温暖它。

  

  他打着伞,顶着阴风冷雨搭地铁去了他家。在那个北欧风格的客厅里,因为胜生勇利的到来,那里多了一个日式的被炉,现在没盖棉被地放在地板上,电热锅咕嘟咕嘟地还在煮。

  

  这里意外的没有维克托,只有胜生勇利和马卡钦围坐在被炉前。他掀开锅,给尤里盛上热气腾腾的一碗有香菇、青菜、大明虾和牛肉的食物。勇利夹起一块竹轮鱼卷放进嘴里,幸福地眯起眼。

  

  “老天在上,我可真想念这味道!”

  

  尤里越过蒸汽看着胜生勇利鼓着腮帮子幸福地大快朵颐,也含着满嘴食物问他:

  

  “维克托呢?”

  

  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胜生勇利露出了遗憾的神情:

  

  “维恰···维克托他今天早上的拍摄延期了。真可惜,他还挺喜欢日式料理(Japenese)的。”

  

  不我想他喜欢的是日本人。

  

  尤里知道这是给自己添堵,但他不可抑制地好奇他们两个的一切,这都是因为他内心那个阴暗的秘密。

  

  吃完火锅后,尤里主动帮胜生勇利洗了碗,然后在他赞许地眼光中羞红了脸,勇利看他脸红只道是他面皮薄,就露出了“我懂我懂”的神情别开目光。接着尤里照例去翻勇利收藏的游戏碟,但可惜的是胜生勇利过去没时间碰它们,如今似乎也无心玩它们。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尤里看到胜生勇利过去打下的最高纪录和通关视频后觉得这人大概还处于“无敌是多么寂寞”的状态吧。

  

  但今天,胜生勇利却按住了尤里伸向游戏机的手。

  

  “尤里,我有话想对你说。”

  

  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尤里感到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一瞬间,那些阴暗的梦境又从他们手掌相触的地方冒出来。

  


评论(11)
热度(84)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