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飙车06(联文)

过渡章。最近我处于写剧本写构思的修罗期,希望大家见谅!

 @劣根° 

(六)

  

  “尤里,我有话想对你说。”

  

  勇利说着,把身后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给尤里看了他iTunes上的收藏,点开了外放。

  

  那很明显是一首轻快的弗朗明戈,古典吉他轻巧多动,小提琴声悠扬空灵······上面的西班牙语尤里不认得,但他大概能明白这是一首关于极光的舞曲。

  

  “这是,啥?”

  

  勇利笑了笑,把尤里拉回被炉那里坐着,给他看了他录的一些视频和写的草稿,他的心中俨然已经有一支舞了。尤里翻看着勇利的记录,一边发出啧啧的感叹声,一边的勇利则紧张又期待地摩挲着马卡钦的耳朵,偶尔才瞟尤里一两眼。

  

  尤里翻完后,把纸张放回桌面,狐疑地问他:

  

  “你跟维克托商量过了?”

  

  他其实想问,你这些天都在考虑这个吗?

  

  勇利摇摇头。

  

  “没有。他倾向于歌剧,但选曲还没定下来。但如果你现在同意了的话,他不会说什么的。”

  

  的确,维克托对于胜生勇利的想法永远是面上同意的。

  

  “···我原本打算下个赛季的短节目用这首的。但你知道这个计划得搁置了。但我觉得这个想法换一换,把它变得少一些浪漫多一点空灵,也会很精彩!我觉得只有尤里奥做得到!”胜生勇利兴致勃勃地说着。

  

  只有我做的到。

  

  这大概是这段时间他听到了最好的赞赏了。

  

  尽管尤里并不认同胜生勇利嘴里说的“尤里奥长得像个精灵一样多美好啊”这种话,但这首曲子的确很吸引人。他还记得当年胜生勇利那个惊世骇俗的短节目“爱即EROS”也是一首弗拉明戈,那种惊艳感他仍然记得········

  

  “好吧,我干!”

  

  胜生勇利听了,几乎是从被炉里跳出来,满脸欣喜地抓住了尤里的手。

  

  “真的?太好了!好极了!Perfect!我马上跟维克托发消息!他也会开心的······”然后说着他放开手,拿出手机要编辑短信。

  

  “但我有个要求·······”尤里伸手抽出勇利手中的手机。“不要维克托,你来编舞。”

  

  胜生勇利愣在原地,半晌才说:“呃,我好像不是你的教练哟?”

  

  “你现在是了。”尤里说着,立起身来接着说:“而且接下来我有更需要你的事——”

  

  “自由滑的音乐,我打算用《Yuri on ice》;也许需要一些改动,但我决定了。”

  

  决定这些的晚上,尤里躺在床上,内心既高兴又有些忐忑不安。胜生勇利给了他一个暧昧不清的回复,总之他还是得跟维克托商量。维克托嘛,他的心思目前没人摸得透,只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否决胜生勇利;那么维克托是否已经看穿了他阴暗的秘密?···许许多多的问题充斥着他胡思乱想、混沌不清的脑袋,然后他渐渐沉入了梦境。

  

  尤里SP选曲http://music.163.com/#/song?id=29027341


评论(4)
热度(60)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