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飙车-08(联文)

恩我来发糖!你们应该感谢 @劣根° ,我决定收回一把刀,改加一把糖。


我对探戈爱得深沉,自己还学过一会儿,但发现自己果然只能看看。

他们跳探戈的音乐《Quiereme》,虽然节拍简单,但却有一个直白的名字。

http://music.163.com/#/song?id=18315060

》》》》》》》》》》》》》》》》》》》》》》》》》》》》》》》》》

(八)

  

  “虽然原来也这么觉得,但尤里奥果然真是个不得了的天才呢。”

  

  尤里听了回头,胜生勇利正趴在冰场的栏杆上看着自己,手里抱着老虎形状的纸巾盒以及运动水杯。他说这句话时是云淡风轻的,但眼神里流露出某种渴望。

  

  “为什么突然说?”尤里滑到他身边,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恩?因为我只在你面前滑了一遍而已,但你动作都已经记下来了。跟原来‘温泉on ice ’时一样,真叫我吃惊!”

  

  尤里听了情不自禁噎了一口水。他当然不敢说这套舞步他早就在阴影里看了无数遍。

  

  “但说老实话,尤里奥你还缺点什么······”说着胜生勇利眼镜上出现了一片锃亮的白光——尤里很熟悉这个表情,这是盐版的胜生勇利上线的时刻。

  

  “下午到训练室来,我们需要谈谈。”

  

  尤里原本以为胜生勇利只是会公事公办地跟他好好唠嗑一下音乐的思想感情啊、表现方式啊之类的,然而等他进去后发现胜生勇利已经把多余的器械桌椅推到角落,只放了一个小型的立体音响在一边,自己坐在一张扶手椅上正在换上舞鞋。“你来了?”他抬起头对着还穿着运动服、此刻正一脸懵逼的尤里说。“来吧,我们来跳探戈。”

  

  虽说尤里真的很想把东西狠狠摔在胜生勇利脸上然后一走了之,但看到胜生勇利不紧不慢地打开音响,那首弗拉明戈又从中流泻出来时,他还是收拾起心情听他说起来。

  

  “探戈和弗朗明戈之间的融合古往今来都是很常见的,不过是弗拉明戈会更女性化一点,而且手部的动作也更多。我们在这首曲子的步伐上其实是按照探戈的方式来滑的,但尤里奥可能对两种舞都不太熟悉,所以我觉得应该让你体会一下了——相信我,”勇利说着取下眼镜,他眼睛里闪闪发亮。“这会对你有用的!”

  

  说着,胜生勇利穿着黑白相间的探戈舞鞋在木质地板上敲了一下,随之低下身子在地板上用左腿画了一个圆,这正是《北极光》的开场动作;尤里观察着他们的不同,而发现的就是胜生勇利的身子更加柔软,形成了波浪一样的曲线,而眼神则变得恭顺。当然尤里的外在表现是惊吓的,因为下一刻,勇利就踩着蛇形步到他面前,直接就用左手搂住他的腰。

  

  ???????????!!!!!!!!!!!!!!!!哦哦哦哦哦哦!!!!!!!!!!!!!

  

  这是尤里的内心。

  

  “···你在干嘛?”

  

  这是尤里的表面。

  

  胜生勇利则是抱着他(尽管勇利的头顶擦着他的鼻梁)转了一个圈,尤里感到自己背靠在了四个台柱的一根上。然后勇利扬了扬头,把刘海倒向一边,然后笑着说:“带你体会探戈的精髓······”

  

  从最简单的方步开始。

  

  作为开始被领导的一方,尤里·普利塞提,一个快二十岁了的顶天立地男子汉,正在被一个比他矮的东方男人搂着腰,一进一退地跳着女步,尽管那是他的暗恋对象,也叫他不能接受。他自认他不像维克托那样戏剧化,所以他有点投入不进去。在踩了胜生勇利的脚两次后,勇利终于认命的松开手,好心地提议:“你就这么不情愿,那换我来跳女步。尤里奥你记住方步了吗?”

  

  尤里拼命地点头,然后迅速地伸手环住胜生勇利的腰。

  

  勇利皱了皱眉。“不对!”他说着,似乎有点生气。“不是环着,你要把手放在这里——”他伸手把尤里的手拉过来,好好地放在背部以下、臀部以上那片柔韧的绝对领域。“放好了!不许松开!”

  

  上帝啊。

  

  “尤里奥!尤里?”勇利已经摆好了架势,他右手松松地搭在尤里的肩膀上,左手也跟他的手牵在一起举在头顶。“可以动了哦。”

  

  尤里这才如梦初醒,他低头看了一眼勇利,又立刻把眼神移到两人的脚上。

  

  “不对,”勇利又说:“跳探戈的时候只盯着脚的可都是笨蛋,你应该注视着你的舞伴········”然后他注意到尤里脸上大片的红晕,内心不禁想着:真是搞不懂现在年轻人害羞的点在哪里?

  

  “或者,我闭上眼睛,”勇利又说,想起了最开始学跳探戈时老师的练习。“我就完全由你带着,如何?”

  

  “欸?那万一——”

  

  然而胜生勇利已经闭上了眼睛,而音乐也已经进入到下一首,他甚至摇了摇尤里的肩膀催促他快点。尤里在心里运了一口气,开始迈出小心翼翼的第一步。

  

  一旦迈出第一步,剩下的就显得容易了很多。胜生勇利的身体相当熟练,尽管他闭着眼,靠在尤里的身上,但他无论是迈步子还是勾腿的动作都做的无比自然。尽管尤里还不至于到能挽着他的手转圈,但的确随着慢悠悠的曲子,他不再只是单纯地踩准拍子,而是随着勇利拉扯他的力道开始晃动身体。

  

  但这个舞的氛围,真的太过旖旎了。

  

  两人身体正慢慢紧紧靠在一起,只要尤里轻微地一点移腿,勇利那一段肢体就会自然地摆动起来。两人在房间里几乎是彼此相拥地旋转起来,而快到结尾时,勇利睁开了眼睛,两人眼神交汇后,尤里没再避开眼神,而是顺着勇利的示意把身子抬回到开始的动作,两人身子都立直,腿各自在地上画了一个圆,一曲就结束了。

  

  勇利喘了几口气,尤里也大口呼吸着——房间里门窗都是关紧了的,也是到了吃晚饭的黄昏时分,两人都感到缺氧和燥热。尤里的手仍然没有松开,他产生了某种安全感,某种即使把秘密说出来也会没事的安全感。

  

  但勇利拍了拍他的肩膀。

  

  “尤里奥做的很棒,我想你大概明白一些了吧,以后再滑冰时就记住今天这个感觉,不要再硬着了。”

  

  说着勇利松开了手,轻巧地脱离了他的怀抱,捡起地上的外套,重新坐回到扶手椅上,脱下那双亮闪闪的舞鞋,换回平凡无奇的运动鞋。

  

  接着,他们两人就都离开了训练室,与来时别无二致。但就是在那个黄昏时有点暗的走廊里,尤里鼓足勇气对勇利说了一句话:

  

  “我还能,和你跳舞吗?”

  

  而胜生勇利的反应,是先睁大了眼睛;然后就在尤里觉得他会觉得自己无理取闹时,勇利却笑着回答:

  

  “当然可以。我们会为你做任何事。”

  

 ps *顺便一提,关于《北极光》的编舞我大量参考了这个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927962/?from=search&seid=8502372455671621513

马林斯基的首席,跳起独立探戈真的是英气十足!

如果你们不嫌麻烦的话,可以把原视频音乐关掉后再放《北极光》,毫无违和感的!


评论(2)
热度(83)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