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飙车 -10

劣根°:

  ☀和基友 @渔樵采风 的联文,光掰设定都掰了两三个小时系列。


  ☀原著向,四年之后,NTR预警,有R18以及强上情节。


  ☀维❤勇原配,尤里→勇利


  ☀角色理解仁见仁智见智,不接受撕逼













  “呼呼——”




  衣衫不整、扣子都乱扣的男人突然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保安的身边,冲向了机场的售票大厅。连所谓的战斗种族都被男人那种气势给吓住了,早上的圣彼得堡的机场还没有几个人,男人直冲到了一个无人的售票口,售票小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瑟瑟发抖地看着双手趴在前台的大理石板上的大声喘气、面色潮红、明显没有梳洗过就匆匆过来了的东方男人,一把将一张黑卡拍在她的面前,整个售票厅里坐着的人似乎都被那巨大的声音震了一下。




  “先先先先生,有什么事吗?”




  “一张,莫斯科的票,现在,马上,很急,最近的一班,多少钱都行。”男人操着并不熟练的俄语说明着自己的来意,但是很清晰。理解了对方来意的售票小姐也很快就稳住了,熟练地查看着航班表,告知面前的男人:“先生,现在是凌晨五点十四分,最近的一班在六点四十行吗?”




  “Ok,thank you!thank you!”勇利把卡递了过去,交易很快就完成了,心急如焚的他拿着票刚一转身头就装上了男人的鼻子。




  “噢!”穿着深色大衣的男人捂着鼻子吃痛的低呼了一声。




  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勇利连忙退了几步冲男人弯腰道歉,“对不起先生!对不起!我——”




  “汪汪!”




  巨型贵宾摇着尾巴冲勇利叫了几声,上来就舔了勇利一脸。这下饶是勇利也惊讶了,他听见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马卡钦......?”




  “汪汪汪!”被自己的另一个主人叫了自己的名字,听得懂人话的巨型贵宾明显非常开心,一个纵身就把勇利给扑倒了,直接把整个身子都趴在勇利的身上,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许久没有见到勇利的马卡钦也十分想念对方,“汪汪汪汪!”




  看到马卡钦的勇利眼泪几乎都快要溢出眼眶,半撑起身子揉着马卡钦的头,是他所熟悉的触感。




  但,如果马卡钦在这里,那自己撞到的人那不就是——




  “勇利。”




  此时本应该在莫斯科出差的男人此时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勇利的面前,带着黑色皮套的手轻抬起勇利的下颚,男人发现许久未见的恋人似乎又瘦了。




  但是恋人却没有自己以往记忆中的那般害羞,直接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勇利低下头看着马卡钦,看看左右两边的店铺,就是不看维克托。




  “勇利!”




  出差前最后一次争吵的不快记忆又浮上了心头,他相信对方也是,因为勇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维克托的语气中不免又带着身处上位者的那种严厉,“你还是觉得你自己没做错?”




  勇利只是更深地低下了头,没有抬头正视维克托的意思。




  “看着我!勇利!”强势而又不容拒绝地再次抬起勇利的下颚,蹲下身子的银发男人脸色同样也不是很好,“我也是一名花滑运动员,我更担任过你的教练,所以我理解你对于花滑的坚持以及再次回到竞技场的愿望,因为刚刚退役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




  勇利紧抿的嘴唇颤抖得更厉害,那双眸子里悲伤的意味快要露出来,维克托终究是不忍的,另一只手轻轻托着勇利的头,唇吻上了勇利含着泪的眼角,话语继续从他的唇边泄出,“但我现在是你的恋人!我想要你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还有很多没有做的事情要去做,让你回到冰场已经是我能容忍的极限——”




  双手改为搂住勇利的肩膀,维克托把自己的下巴搁在自己的恋人的肩头,马卡钦呜呜的叫了两声从勇利的身上站起走到一边坐下,给自己的两个主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所以我很生气!我特别生气!我讨厌脑子里面除了滑冰什么都没有的勇利!讨厌脑子里没有我甚至连勇利自己都没有的勇利!我很生气啊!气得都快要疯掉了!勇利总是那么自说自话!还总是偷偷地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做着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会感到很不安的!”




  吧嗒。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勇利的颈窝往里滴落,而维克托的不安也透过那些液体向勇利真实的传达来。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为什么两个相互爱着的人不能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方式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对方呢?




  但是——




  “想和勇利在一起。”




  “想和维克托在一起。”




  两人在圣彼得堡机场的地板上紧紧相拥。




  只要我爱你,迟一点也没关系。




  




  “?”




  睁着惺忪的睡眼的尤里揉着自己一头凌乱的金毛刚想去卫生间洗漱一下,却发现自己门前的地板上有一张纸条。打着哈欠蹲下身子捡起那张字条,凌乱的字体书写着几行简单的话。




  




  『致亲爱的尤里奥:




    我去找维克托了,不用担心我,冰箱里有吃的可以热一下,谢谢尤里奥!




                          胜生勇利留』




  




  




  “尤里奥,我和维克托在一起了。”




  “哦。”




  那时的尤里慌忙咽下皮罗什基之后,口里却只发出了一个单调的拟声词,想了半天又觉得自己这么说太冷淡了,然后补上了一句:




  “你们两个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什么啊?”




  将纸条撕碎了扔到了窗外,穿戴整齐的尤里将自己留宿一晚的痕迹全部抹去,打开了防盗门,他想他可能是笑着的。




  




  “这不是有好好的在一起吗?”




  


  -tbc




  我是尤里的迷妹!我是小毛子的迷妹!不要拦我!我我我我!!!





评论(2)
热度(42)
  1. 渔樵于江渚之上劣根° 转载了此文字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