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飙车Drug Racing-11

应 @劣根° 太太要求,我们把名字换成英文。

很抱歉我最近陷入卡文,因为又是考试周又是陪老人回家的。

这章又毛子互怼。我最近因为沉迷兰兰所以又爱了一次老维。


某人的经典姿势


(十一)

  

  维克托的突然回归,当然不仅仅是他良心发现地想起来他的学生再过两个月就要开始新赛季了。他有一个重要的商演,很不幸地就是在最近。不过这么说也有点欠妥,毕竟维克托并没有让尤里无事可做,他早早地为尤里决定了编舞,只不过由于尤里趁他不在时跟胜生勇利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改变,导致他不得不重新考虑编排的事——至少今天得让他看看尤里之前的成果。今年的两支曲子,《北极光》和《yuri on ice》都有着很明显的胜生勇利风格,和一丢丢的尤里的私心。总而言之,关于维克托会不会毙了这两个节目而重拾他之前的原定节目,尤里完全不能肯定。毕竟,他仍有这个权利,和那个眼光。

  

  所以当尤里原本决定早早地去冰场过一遍节目,推开门却发现维克托已经在里面,以他那一贯的、优雅的、该死的一手叉腰一手扶下巴的经典姿势立于冰场中央时,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七上八下的。

  

  尤里站在原地没动声色,维克托就先回头仍然保持着笑容向他问好。

  

  “早安,尤里奥!很高兴看到你如此有自知之明地早点来了。我想我们现在得变成杜尚那样的艺术家才行。”

  

  所以维克托说这句话时到底有没有生气,尤里还真不知道。

  

  介于尤里觉得他确实有点对不起之前认真地给他吧编舞的维克托,所以今天他表现得格外顺从。他滑了一遍全新的短节目,然后看到维克托眼神亮了起来,内心就明白这个节目是通过了;但自由滑,他在滑到中间的钢琴独奏时,明显看到维克托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没等到他进入后半,维克托就直接关掉了音乐。尤里动作僵在那里,感到被冒犯了。而维克托看上去则像生气了。

  

  “嘿!你干嘛!”

  

  “尤里,你真的是真心想滑这首吗?”维克托的声音仿佛压着嗓子。“抱歉,我可感觉不到。我只能看见一个浅薄的孩子在渴望糖果什么的。这首曲子可不是这么幼稚的感情!”他摊了摊手、耸了耸肩:“所以我建议你放弃这首,选我之前那个节目。”

  

  好极了,维克托听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但比这更明显的是尤里感到自己心中的怒火也在燃烧。

  

  “再来一遍。”尤里听到自己也压低了声音在说。

  

  愤怒是一个会拖累你的老朋友。这句话是尤里另一个老朋友米拉说的,大概因为尤里一度是个易怒又冲动的小男孩吧。总之愤怒对他的推进作用仅限于争强好胜的一面,而这很显然不是符合《yuri on ice》这首曲子的感情。

  

  维克托的表情已经近乎于冷笑和轻蔑之间了,偏偏面上是一副无所谓地调笑口吻。“哎呀,愤怒的小霸王龙在冰上发威哪!你知道吗尤里奥?小霸王龙长得就像彩色的长腿火鸡哟......”

  

  混蛋!!混蛋!!!该死的胜利者!!!

  

  尤里的瞳孔因为愤怒开始收缩,青筋在他细腻洁白的面庞上一根根跳了起来。他看上去就像皮亚西诺的恶魔。

  

  一遍、两遍、三遍......之后尤里都没有在记住了,他感到体力在飞快地流失,他甚至没有心思去听维克托的调笑和挖苦。

  

  “放弃吧!”维克托在旁边严肃地跟他说。

  

  谁会放弃呀!尤里咬着牙跳完了那个3A、1L和3S的组合跳,而维克托的话则停在了那里。刚刚那个是胜生勇利的代表动作,而尤里完美地复刻了下来。

  

  音乐还在继续,接下来的动作中维克托都没再说话。一直到最后的旋转,尤里感到自己脑中一片空白。这是个好迹象。

  

  但维克托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空间里一时只能听见尤里自己的喘气声。而在听着自己呼吸时一起一伏的声音,尤里感到灵魂正在慢慢地脱离身体,在冰面之上俯瞰着自己。而那一瞬间,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我大概永远也学不会放弃吧。

  

  


评论(6)
热度(80)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