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于江渚之上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吗?

【维勇/尤勇】飙车Drug racing-17

碎碎念

我和 @劣根° 都不喜欢修正版里这个一脸面瘫的小毛和除了颜没别的了的老毛。




搭配BGM—《你不知道的我》Michael Bublé

http://music.163.com/#/song?id=22064605

 (十七)

  

  “‘要放浪游戏,年纪未免太老;要心如死灰,年纪未免太小。’”勇利对着他突然说了一句德语。

  

  “啥?”

  

  “《浮士德》的台词。但我直说了吧,你虽然已经过了做什么我们都能一笑置之的年龄;但同时你也还没到一蹶不振的地步。所以告诉我,看看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如何?”

  

  尤里停下脚步。他走在勇利的前面,所以勇利看不见他陡然变得阴沉的表情——活像被踩了尾巴的老虎。他内心的确在天人交战。

  

  他心中的恶魔在煽动他:

  

  “告诉他你怎么想的!告诉他维克托有多么虚伪!告诉他你内心的激情!告诉他在你心中他有多重要!实在不行就威胁他!他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还记得吗?”

  

  但同时,他内心理性的一面(大概是天使的样子)也在大声阻拦:

  

  “你这是在插足!你明知道他们是相爱的!你看的很明白。你还记得爷爷希望你成为什么样的人吗?你想因为一时的心急后悔一生吗?”

  

  “嘿!说不定现在不下手才会让人后悔一辈子呢!”恶魔说着“嘻嘻嘻”地笑了。

  

  “你来自东正教的家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罪吗?”

  

  “少来,你已经跟那个家没有关系了不是吗?婚姻是靠不住的,你知道的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你觉得,当你说出你的秘密后,胜生勇利还会像现在这样看着你吗?”

  

  “尤里奥?”

  

  勇利拍了拍他的肩,走在他前面。他现在已经要抬高眼神才能看尤里了。黑色头发、浓密如弯刀的眉、褐色的圆眼睛、平凡又缺乏生气的脸。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这样的人?为什么我放不下?

  

  “不想说就算了。我过去最糟糕的时候,就跟老鼠一样被人问一下就会吓得跑走......我能理解啦.......!”

  

  他的话戛然而止,尤里拍开他的手,然后把他推向墙边,那只手跟挥拳一样在他左耳边撑住,发出巨大的声响。尤里瞪着他,好像他就是那个踩了他雷池的人,满眼的怒火和不甘。

  

  在胜生勇利那个“极致物哀主义”的脑袋里,下意识觉得肯定是尤里在气自己把他和自己作比较。

  

  “...如果你生气的话我就不说了,尤里.......”

  

  “闭嘴吧你!有些话我现在说过就再也不会说了。我问你,如果我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一件事,那件事我知道有千种万种不该去做的道理,但我内心仍然不能被说服。好多次,他都给了机会去放弃,但每一次都被我自己否定了......我有多想从里面挣脱就有多想去做,即使它背弃了我重要的人.......它让我觉得痛苦,又让我收获许多,我在里面找到了滑冰时的激情。但现在,又一次它离开我了。我.....应该,怎么做?”

  

  “我........”这段话有些长,听得勇利一愣一愣的。

  

  把肚子里的话吐出来的那一刻,尤里感觉舒坦了,就跟“早死早超生”这句古话一样的道理,他忍着不闻不问的胜生勇利的态度,终于在他自己的需求下要被吐露了。

  

  “我不太清楚,这样做好不好。但如果你不做的话也,那件事就会跟虫咬一样地撩拨你,对吧?”

  

  “呃,是的。”

  

  “你觉得做不做都有后悔的可能,所以觉得不如下定决心做一次试试,对吧?”

  

  “呃,可能是的。”

  

  “它让你的滑冰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变得突然有激情了许多?但一旦停止,就会让你缺少那种感觉?对吧?”

  

  “是的,就是这样。”

  

  “唉,”勇利叹了一口气,似乎也在为难。这一瞬间的纠结,让尤里有了希望的火花。

  

  “尤里奥,我这话说出来你也许又不高兴。但我跟你在这方面挺像的。我们都没办法欺骗自己放弃,而且都是固执的人.......我过去,不敢和别人说,披集也好,切雷斯蒂诺老师和美奈子老师也好,我有些需求没法开口,只能自己偷偷摸摸地做。现在想想,他们其实都不会拒绝我,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他们会不会因此离开。如果那时我意识到我不是独自一人的话,也许能更早走出焦虑。所以,如果你真的想做的话,我不会怪你的;也许维克托会,但我能理解.......”

  

  尤里不敢置信地盯着他看,仿佛重新认识了他一遍一样。他内心的狂喜正在烧毁他的理智,没有什么比这一句“我不会怪你”的能给予他莫大的勇气了.........

  

  “不过,最好你下次去的时候,我还是得跟着。免得你出了事。”

  

  “我.......啥?!”

  

  “飙车啊,你不是想去飙车吗?上次维克托不是因为飙车的事情说了你么?我能理解你从极限运动中找寻激情的方法,但果然还是很危险......我.看你那么消沉,又想去海边散心吧。”

  

  尤里僵在那里,感觉动一根脚趾他都会忍不住踹到胜生勇利的腰上。五味杂陈、哭笑不得和怪自己戏太多的想法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他心里。

  

  他把头重重地砸进勇利的肩窝,勇利吃痛地“嘶”了一声,住了嘴。他忍不住了,还是戏谑地嗤笑了起来:

  

  “你........真的是,大蠢猪啊!”

  

  

我预计还有最后一章

评论(5)
热度(57)

© 渔樵于江渚之上 | Powered by LOFTER